繼中央巡視組前不久專門指出“幹部兼職過多”問題,少數省份相繼曬出“兩棲幹部”清理“成績單”。湖南清理在社會組織兼職的黨政領導幹部4332人,新疆排查出983人,山西清理兼職的處級以上領導幹部544人……
  “官味”十足,僅湖南和新疆就清理兼職5000多人
  中央有關文件中明確要求“黨政機關領導幹部不兼任社會團體領導職務”,但禁令卻屢屢成為進出隨意的“旋轉門”。近年來,一些社團的“官味”不僅沒有減輕,反而愈演愈烈。
  從退休官員權力“緩衝區”,到在職幹部權力“延伸帶”。第二輪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,僅湖南和新疆就排查和清理出黨政幹部在協會、學會、社會組織兼職超過5000人,其中廳級幹部超過500人。
  從領導幹部為個別協會“站台”,到在多個團體“串場”。今年開始,湖南全省已清理違規在社會組織兼職的廳級幹部近千人。公開報道顯示,近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提起公訴的湖北省原政協副主席陳柏槐,至少擔任4個協會的會長、名譽會長或執行理事長。
  從單個領導“露露臉”,到集體亮相“官扎堆”。今年初開始,山西開展整治領導幹部在社團兼職過多過濫問題,短短幾個月清理出在社團兼職的超齡處級以上領導144人、在職處級以上領導400人,其中有個協會兼職的副廳級以上領導幹部多達十幾個。
  公權加盟撐場,民間社團變味異化
  “兼職是錶面現象,更多地在藉機延展自己的影響力和‘待遇’。”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,強烈的“行政化”色彩下,一些社會團體特別是行業類協會、商會易出現“變味”和“異化”。從已曝光案例看,大多集中在建築、醫衛文體、珠寶、安全監管等領域。
  一是幹部增收的“錢袋子”;二是隱性腐敗的“灰色圈”;三是不當利益的“輸送帶”;四是違規斂財的“收款機”。新華社  (原標題:領導“扎堆”社團“官員影響力”無邊界?)
創作者介紹

管家服務

vv88vvnt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