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華時報訊(記者王梅)2月24日,國畫大師齊白石親手雕刻的“羅紋雲雕鏤空花雕床”從湖南湘潭運至北京。齊白石曾孫齊景山發現,花雕床的“迎頭簾”遭到損壞,遂向物流公司索賠35萬元。承運方則稱,在約定報價5萬元的範圍內,公司只能賠1.75萬元。
  床木料為珍貴楠木
  據瞭解,齊白石在14歲左右時學習木匠,16歲時改學雕花木藝。
  齊白石曾孫齊景山介紹,這張床叫做“羅紋雲雕鏤空花雕床”,製作材料是極其珍貴的黃金楠木,為齊白石28歲到30歲之間的工藝,也是其雕花工藝頂峰時期的作品。花雕床至今已有117年到120年。“按照我的考證,這張床齊老先生應該用過多年。”
  “迎頭簾”明顯損壞
  齊景山介紹,今年是齊白石誕辰150周年,他打算將齊白石的畫作及其用過的傢具等做一個展覽,這張床就是展出品之一。
  齊景山稱,2月21日,齊景山在德邦物流工作人員幫助下,親自將床的各個部分用海綿紙包裹,“我還囑咐他們用木箱子放上填充物來運這個東西。”
  2月24日,花雕床運送到京,齊景山看到床的包裝後覺得不妙,“他們用一個木條釘的木架放大床,來回晃蕩,肯定壞了。”齊景山打開包裹一看,花雕床的“迎頭簾”被損壞。齊景山稱,因為花雕床並未被文保單位定為文物,當時這張床是以“老傢具”的性質辦理物流手續的。
  □說法
  ◎齊家後人
  估價昂貴索賠35萬
  齊景山出示的一份北京德邦貨運代理有限公司2月25日開出的“理賠建議”上寫道:“貨物在運輸中造成了部分損壞,我公司在此表示誠摯的歉意。”
  齊景山表示不能接受。齊景山稱,事發後,他找來了雕刻家李若非做鑒證人。齊景山、李若非和物流公司工作人員劉桂林3人簽了一份“送貨破損現場情況”的說明。說明中稱,“貨物損壞情況為床頭插帽雲海圖鏤空雕刻粉碎性破損,有多處木塊掉落,損壞長度1米,寬6釐米,每平方寸10萬元,暫估貨物價值約100萬人民幣。”記者看到,這份文件並沒有物流公司的蓋章。
  齊景山要求物流公司賠償35萬元。齊景山稱,當時花雕床分兩部分運送,他分別進行保價1萬元和5萬元,“我打算保5萬和10萬,他們工作人員勸說我物流公司靠譜,不用保這麼貴。”齊景山表示,物流公司3天內不提出新的賠償方案,他將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  ◎物流公司
  賠1.75萬為上限
  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公關部總監秦偉表示,按照昨天公司北京事業部總裁殷成東與齊景山的溝通,決定賠付1.75萬元,“這個賠付我們在法理上已做了很大讓步,還是考慮到齊白石老先生的名聲和影響力。如果齊先生方面覺得這個賠付不滿意,我們建議他走法律途徑解決。”
  昨天上午,秦偉介紹,“當初此貨物在辦理物流時說是老物件,一張舊床,也沒有說價值。”
  秦偉稱,保價費雙方協定為5萬元,協議中也有相關告知,公司只能按照普貨來運輸。那相應的賠付也只能按照普貨來賠付,其附帶價值也不好評估。“其實按照這種大型貨物,普貨運輸成這樣我覺得都不錯了,因為我瞭解到這張床的木料是老料,其本身的脆弱性雙方都認可。我們走的是汽運,運輸上還打了木架包裝,應該不是拆卸或擠壓造成的損壞,可能是由於路途上的顛簸造成的損傷。”
  ◎律師
  賠償參考保價
  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尹富強表示,運輸前,托運方和承運方已簽訂保價協議,協議是雙方認可的,具有法律效力。賠償只能以保價範圍作為參考,“運輸公司僅在報價範圍內承擔責任。”
  尹律師稱,當事人可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此事,但即使通過法律途徑解決,當事人也很難獲得更高賠償,“因為法律也是按照合同,即保價協議來處理。”  (原標題:齊白石親手所雕床運輸途中損壞)
創作者介紹

管家服務

vv88vvnt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